當前位置:首頁 / 資訊 / / 正文

懷念:南渠河的酸辣血旺兒湯洋芋

文:李一兵     圖:開縣孺子牛

小吃分走食和攤食。

包谷湯圓兒得走食:東西做熟了做擔子滿街叫賣,走哪哪吃。包谷湯圓兒之外,還有涼面、豆腐腦、連渣鬧、包子、饅頭、葉兒粑都是走食。攤食是攤點固定一處,現吃現做;包面、油條、湯圓兒、酸辣粉兒都只能現做現吃。在什物笨重交通不便沒有熱氣罐的年代,熱能之源的煤灶鍋臺只能固定在門市攤點。實現四化,推廣高科技后,小吃設備小吃攤與時俱進,出了又能燒火又帶輪子的 好日子一類攤車,許多攤食串串香之類就成了走食。然而,在一些時代因素的制約下,傳統的攤點小吃有一樣仍定格在老城舊時,這就是酸辣血旺兒湯洋芋。


老城湯洋芋的熱銷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南渠河還是菜市場的時候。十字街進南渠河八九個門市過去,就分布四家湯洋芋專賣小吃店。門市前寬寬的屋檐下,高一梯的街沿邊壘著齊腰高的爐灶,上面擱一口大鍋,鍋里堆著煮熟的血旺洋芋。一半干的一半湯,干的皮面一條泡泡肉。火爐溫溫的,大鍋里散著淡淡的白氣;巖水馬兒科洋芋特有的清香,南渠河半條街都聞得到。

那時街道一色的青石板路,不巴灰,也沒有機動車過。這熟食的鍋臺雖在街邊屋檐,它的清潔衛生從沒人懷疑、檢查和投訴。客來了,屋里就坐。當爐廚娘招呼消停,便取一粗陶大碗,撒點蔥花兒艷點辣面兒勾點醋,再用大鐵勺從大鍋里勾起桔瓣狀的洋芋條兒,擱碗里橫七豎八疊一個冒兒頭來。若是老面孔,廚娘還特地在鍋邊潷幾個油子珠珠兒淋在金字塔尖。

吃客多是趕場的菜農。趕早市,賣完菜,擔子一撂,店里條凳上一坐,扯起嗓門兒:舅母子,來一碗,辣子面兒多點兒旺子多要點兒,再來二兩燒老二。”“要得要得。此刻舅母子親手捧上的一碗酸辣血旺湯洋芋,便成了他們無比的美味享受,驅散了進城路上的霜風寒露。

那時節進館子吃碗小面光有錢還不夠,得二兩糧票。糧票是國家干部出差憑證明才能兌換的。農民進城吃飯,沒糧票就得自帶大米面條吃加工飯。唯有這湯洋芋不要糧票,一角錢一碗。簡簡單單熱熱火火又香又面,飯菜一體小吃解饞大吃飽肚,油水味水比鄉下的三大坨資格。自然而成鄉下人進城享用的美味快餐,絲毫不亞于現在的洋土豆肯得基。吃客如潮,加上原材料四季不缺,酸辣血旺湯洋芋這小吃也就很興旺了幾年,幾家小店天天都要賣出幾大鍋。

后來,政府在環城北路邊建了菜市場——“漢豐大市場。南渠河改成廉價服裝街,農民趕場都去了那邊。這里的湯洋芋小吃店,隨后也改換門庭。那漢豐大市場附近好像也開有小吃店,賣的卻不是湯洋芋,而是包面、面條、酸辣粉兒——這陣子糧票已經退市了。

老城逝去新城興。新城找高了我沒找到酸辣血旺湯洋芋專賣攤點。見到的是以洋芋為主料的小吃新品種。店鋪變成了餐車,湯洋芋的湯干了,成了快餐盒裝的洋芋干飯和用牙簽拿的麻辣洋芋砣砣。在新城滿街跑的餐三輪經過的地方,指定有一溜溜吆喝:麻辣洋芋”“洋芋干飯。它們停留得最久的地方不再是農貿市場,而是學校路口。

0

下一篇:“剩女”不足為慮 “剩男”才是危機

上一篇:車主停車等紅燈 老太鉆車底慘叫

網友留言評論(0)
 
文明上網 禮貌發帖 0/300
最新投稿
人氣排行
精選圖文

七乐彩开奖号码 今晚双色球开奖直播 会计专业怎么发展赚钱多 千贏国际官网 江淮安徽麻将 掌心福州麻将官方网站 云南十一选5开奖结果l 快乐12开奖走势图浙江 广西11选5计划网 日本萧条期间最景气赚钱的行业 百家号手机怎么赚钱 北京pk10官网开奖 什么野路子赚钱 福建时时彩首页 湖北快三平台软件 七乐彩中五个号多少钱 我爱山西麻将外挂